六十年代的一些段子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中苏关系出现了急剧的恶变,中苏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分歧越来越大。于是,当时的中国开展了大规模的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教育,对正在上中小学的青少年有着较大的影响。 六十年代前半期我们上小学的那几年,正是可怕的食品极端缺乏的时期。而在当时的社会上,谁都不敢说除了天灾,还有别的原因,于是就把苏联也给扯了进来。当时有一种说法,说苏联在中国食品最为短缺的困难关头,偏偏要来索要五十年代初朝鲜战争时期中国购买苏联军事武器装备欠下的债务,因此中国勒着裤带也要还债。而苏联对中国用来还债的苹果拿个容器衡量,要不大不小,百般刁难。对当时连饭都吃不饱的中国老百姓来说,苏联人的这种做法只能激起强烈的反感。雪上加霜的是,苏联在中印边界战争中又对中国百般指责,更是加重了中国老百姓对苏联的反感。在六十年代的前半期,关于苏联的段子接二连三出现在中国的坊间,让中国人在精神层面上对苏联表达了尖刻的讽刺和鄙视。 当时最可恨的苏联领导人是赫秃子,所有的坏事都是他领头干的,从苏共二十大开始就与中国做对,所以关于他的段子最多。苏联政治段子 一次,赫鲁晓夫视察了苏联的一家养猪场。对这次视察中赫鲁晓夫笑吟吟地站在猪群中的照片如何写解说词,苏联媒体的编辑却犯了难。开始,报社的编辑写的文字是“赫鲁晓夫同志与猪在一起”,荷兰足球未来新人觉得不合适。于是,又改为了“和猪在一起的赫鲁晓夫同志”,然后觉得还是不合适。到了最后这张照片见报发表的时候,下面的文字说明是:左起第七位是赫鲁晓夫同志。 还有一次,赫鲁晓夫和米高扬同时参加了在西方举行的东西方领导人会晤。在会议举办期间的宴会上,赫鲁晓夫和米高扬都对精美的餐具很感兴趣,于是两人都偷偷把一把金羹匙藏在了身上。但是,赫鲁晓夫看到了米高扬的举动,而西方人却只看到了赫鲁晓夫的举动。一位西方领导人故意问赫鲁晓夫,贵国不能生产普通的金羹匙吗?赫鲁晓夫面不改色地回答,我们国家连人造卫星都能制造,还有什么不能生产呢?我是想给诸位变一个魔术。你们看,我把桌上的一把金羹匙变到了米高扬的口袋里了。餐桌旁的人们都把视线转向了米高扬,米高扬装成配合赫鲁晓夫变魔术的样子,夸张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金羹匙。 为了证明苏联的科学技术发展也有中国科学家的功劳,当时还流传着这样的一个段子: 苏联为了计算人造卫星返回地球的轨迹数据,请来了中国的数学大师华罗庚。苏联人在屋内各个角度都布设了摄像机,只要华罗庚在纸上写下任何的计算公式,都能被苏联人所知晓。可是,偏偏中国的数学大师穿着宽敞的大褂来了。他在袖子里放了一把袖珍的算盘,然后在袖子里反复拨弄着算盘的珠子,把需要计算的数据计算完毕,最后只把结果告诉了苏联人。苏联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华罗庚在袖子里打算盘计算数据的录像,却怎么也不清楚他是如何计算出来这么复杂的数据的。 当时,还流传着许许多多诸如此类的段子,都是贬低苏联的笑话。而没有多少人敢问一下,如果苏联当年不提供大批先进的武器装备,中国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的战绩与伤亡将会如何。还有苏联在五十年代对中国提供的大批援助与帮着建立的大量核心工业项目,对中国的经济建设和工业化过程有着何种重大的意义。 在自己的老百姓连玉米面粥都喝不饱的年代,讽刺土豆烧牛肉式的言论固然尖刻形象,无奈却没有因此而提高本国老百姓的生活水平。 六十年代初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从粮站买过又黑又粘的面粉,吃起来口感极差。据说,这也是苏联为了表示对中国粮食短缺的同情而出口到中国的。比比人家古巴当时提供的红糖受到的中国老百姓的欢迎,当时都是姓社的国家,差别咋就这么大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